方惠 当前位置:首页?>?走进匠师
方惠: 从事叠石工作40年,曾与苏州韩家叠石后人、扬州叠石家族王氏后人共同工作多年。着有《叠石造山》、《叠石造山法》、《叠石造山的理论与技法》等专着,现担任扬州职业大学等高校园林专业的代课教师,代表作品为无锡蠡园、上海鲜花港、扬州江海学院假山等。

扬派叠石的历史之盛与现实之困

方惠:扬派叠石省级传承人

从事叠石工作40年,曾与苏州韩家叠石后人、扬州叠石家族王氏后人共同工作多年。着有《叠石造山》、《叠石造山法》、《叠石造山的理论与技法》等专着,现担任扬州职业大学等高校园林专业的代课教师,代表作品为无锡蠡园、上海鲜花港、扬州江海学院假山等。

一、历史上扬派叠石盛极一时

在历史上,扬州叠石技艺成熟较晚,史书记载明代以前的扬派叠石就只有梅园。清代以后盐商多了,扬州造园逐渐增多,吸引了全国各地包括苏州的叠石高手集中到扬州。这些高手相互之间要竞争,就要结合扬州盐商的审美进行创作。扬州盐商主体是安徽人,要求真山的感觉。所以扬州的假山在起步的时候,并不是扬州人自己创造的,而是当时的盐商和全国的文人共同创作的。后来在造园高潮时期,扬州的(园林)假山成为全国第一。清时有“杭州以湖光胜,苏州以市肆胜,扬州以园林胜,园林以叠石胜”的说法(《扬州画舫录》)。扬州园林之所以好,就是因为假山好,而这个假山就是在汇聚了全国的力量,并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技法的基础上形成的。当时园林界公认的造园家都在扬州留下了作品,其中叠山名家戈裕良在扬州堆了秦氏意园小盘谷等,载于扬州的史书之中,但现在实体已被毁。他在苏州堆的环秀山庄,被园林界和古建筑界认为是中国目前现存假山的最高水平。发展至今,扬派叠石最大的风格是“山意”,就是看起来更像真山,讲究山的磅礴,山的气势。而苏州叠石,往往更重“石意”,更注意的是突出石头的奇形怪状、歪歪曲曲。此外,扬州叠石更加注重与园林的结合,通过贴墙堆假山的方法,营造山外有山的意境,让人产生不是园内有山,而是山内有园的错觉。

二、当前技艺传承面临重重问题

一是缺乏对传统技艺的认识和尊重。比如修复何园的时候,合同上要求20年不用维修。看起来似乎是抓好了施工质量,实际上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破坏。古人堆假山是有意识留空、留缝,但是现在为了牢固,把假山缝里灌满水泥。清代修缮多用糯米汁作为粘合剂,如今配方已经遗失,无法恢复这种工艺了。那么,我认为现在修缮的时候,必须把石缝中的这些糯米汁保留下来,以代表和传承传统的材料与做法,最后再用薄薄的水泥覆盖勾缝。另外,由于糯米粘性不够,所以传统的扬州假山挂石是用铁器勾连的,年久失修,很多石头脱落,露出了铁件。按照我的理解,应该使用新材料以防止铁件继续生锈,再用新技术模仿传统的做法。而现实中,为了追求快,施工队往往采取一律砍掉重做的方式。这也导致很多传统工艺的流失。

二是假山定额标准只重视数量和速度核算。1982年,建设部出台了定额规定,按照假山吨位算账。这就跟书画按照数量定价一样,是扰乱叠石行业的规定。堆山需要动脑子,打个比方,我一天最多堆3、4吨,但是民工一天堆三十吨、五十吨,这样民工的收益要比我多太多了。所以到年底结算工资,我是最低的,也就没有人愿意跟着我做工了。这样只追求数量效益、不追求技艺的环境,对传统技艺的传承也是一种妨碍。但是,给叠石行业定标准,也是非常难的。叠石不同于瓦匠、工匠,它是不可复制的。叠石是一种艺术创造,作品的呈现永远千变万化,没有统一衡量的办法。

三是资质规定限制工匠参与。现在的项目招标都需要资质,很多我们这种没有资质的老匠人,根本无法通过一般的方式参与和承包这些维修。要么义务劳动,要么政府立项邀请。一般都是我们(工匠)拿出了具体维修的方案和技艺,但真正修的时候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。

三、政府需要多角度关注推动技艺传承

对于扬州传统园林叠石技艺的传承,我觉得有几点政府可以做:

一是,礼贤下士挑选真正的工匠。必须改变现在的评选制度,应该让懂技术的人评定职称、评选工艺大师,从而防止有钱有权没技术的人参加评选。比如宜兴评紫砂壶大师有一个推荐制度,由四位真正的行业公认的工艺大师进行评选,四位大师亲自签名证明参选人懂技艺,必须四人同时认定才可通过。避免外行人评定,减少人情和利益往来。在造园和叠石这一块,政府必须听取内行的,而不是听领导的。

二是,为技艺传承提供实践机会。政府部门,比如园林局,可以给愿意学的学生发工资,减少传承人的经济压力。然后由政府委托项目,指定由传承人负责承担,带着学生一起做,教学生传统技艺,给学生提供实践机会。


推荐匠师视频
  • 陆耀祖

  • 薛林根

  • 方惠

  • 张喜平

  • 范续全

  • 孙统义

  • 顾水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