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林根 当前位置:首页?>?走进匠师
薛林根: 主持的海外项目日本长崎凑公园工程获得日本金熊奖,主持与承担苏州沧浪亭、怡园藕香榭、常州文笔塔等多项重点古建修复建设项目,其中多项获得江苏省文物保护优秀工程技术奖等奖项。

技艺传承中的匠心家风

薛林根:香山帮营造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,中国园林古建技术名师,高级工程师,苏州太湖古典园林建筑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主持的海外项目日本长崎凑公园工程获得日本金熊奖,主持与承担苏州沧浪亭、怡园藕香榭、常州文笔塔等多项重点古建修复建设项目,其中多项获得江苏省文物保护优秀工程技术奖等奖项。

营建世家 少年学艺

我家(所在的)自然村,一个村有25户人家,有21个工匠。我搞这一行是祖传的,我大伯薛鸿兴、二伯薛根兴,父亲薛福鑫(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国家级传承人),都是干这一行的。我初二下学期,15岁(的时候),正好文化大革命开始,学校停课回家我就参加了大队的宣传队,白天做农活,晚上出去吹笛子演出。(后来),我父亲说不行,我们都是手艺人家,(你)必须要有一门手艺。因为我父亲那个时候已经到苏州园林修建队了,不在乡下,就说(让我)跟大伯学水作,现在叫瓦工。

那时候我们拜师还搞仪式。拜师都要摆那种盘,乡下圆的木盘,要四副或八副,里面放鱼、肉、糕团(等)。他(大伯)说你办个两副就可以了。请了师兄、师弟、师伯、师叔,摆了四桌吃饭,拜了师父。当时我大伯讲了几句(我)现在都不能忘记的话。他说我们匠人呢,有匠规,有规矩的。你当学徒首先要学会做人,一个要谦虚,第二个手脚要干净。因为我们是吃百家饭的,不能小偷小摸。还有呢,你要帮师叔、师伯打饭,吃饭必须要先自己吃好。按当时的要求(学徒)应该是要帮三年、学三年。因为大伯说不要我帮,认认真真学就可以了。我后来跟大伯学了三年,就满师了。满师酒的时候,大伯说,今天开始你可以自己独立打工吃饭了,我们做这行手艺的,只问活不问功。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活必须做得好,出了名,才有饭吃。这句话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。

看百遍不如做一遍

七十年代苏州园林大修,我父亲到乡下光福、胥口、横泾和我们东渚建筑站招了80名工匠。我正好一起招到里面参加修园林。七十年代修,八十年代也修了,(我们)在园林里面修了十几年,(先后)做了拙政园、狮子林、网师园、怡园、藕园、沧浪亭、虎丘山、天平山等。(我)学到了好多技术,(得益于)一个是认真地学,还有一个师父肯教,第三方面还是一个机遇。

我记得我刚到修建队以后,我父亲说,你现在虽然乡下满师了,但是你(接触的)这种活一般人看都没看到。他说修建队里面有一个大师叫杜云良,是一位老瓦匠,工艺大师,人好,手艺好,(就是)没有文化。他说你认他做师父。(后来)我认了他(杜云良)做师父,他认了我当徒弟。

我在修建队跟他(杜云良)学习大概有七八年,学到了很多东西,包括泥塑、砖雕。1972年怡园藕香榭落地大修,水戗发戗好多活难度都很高。他(杜云良师傅)说小薛,你一定要动手,你看一百遍不如做一遍。然后这个戗角我就亲自做,一节一节做出来。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转折点。(后来),沧浪亭的戗角都是我做的,网师园水阁上的戗角是我做的,怡园里的漏窗都是我做的……这些项目里,我印象最深的是虎丘山上有一个万景山庄盆景园,新建了两个大厅,实际上采用的是龙纹屋脊,档次很高。对我们水作匠人来讲,这个难度最大。他(杜云良师傅)说:“小薛,大厅上面那个龙纹屋脊你要给我做好”。我说难度很大。他说:“我教你一个办法,晚上下班了去做。”(于是),晚上他们下班了,我在车间里面砌,他在边上指导,一条一条弄好了。后来实际做,就是按照这个做,下面的人一看,说这个龙纹屋脊做得不错。那个时候我三十岁不到,手艺已经很好了,就四级工了。八十年代的(园林中)很多戗角、屋脊都是我做的。但是从技艺上面讲,实事求是讲,我跟我父亲相比还是有点距离,从技术角度讲我不比他差,但从艺术角度来讲达不到我父亲的水平。


推荐匠师视频
  • 陆耀祖

  • 薛林根

  • 方惠

  • 张喜平

  • 范续全

  • 孙统义

  • 顾水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