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建明 当前位置:首页?>?走进匠师
顾建明: 长期从事古建木作,承担了南京总统府煦园、常州文笔塔、苏州园林艺圃、拙政园,以及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明轩、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公园、韩国全州苏州街牌楼等国内外一批重大园林古建筑的修复修建工程,其中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公园获国际城市特别奖。

做传统技艺的传递者

顾建明:中国园林古建技艺名师,香山帮传统营造技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,高级工程师。

长期从事古建木作,承担了南京总统府煦园、常州文笔塔、苏州园林艺圃、拙政园,以及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明轩、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公园、韩国全州苏州街牌楼等国内外一批重大园林古建筑的修复修建工程,其中加拿大温哥华中山公园获国际城市特别奖。

跟随外公舅舅入行

我外公在苏州是有一点名气的。我是从1971年跟我舅舅顾炳元、外公顾耀根开始学木工(的)。当时(我)刚刚初中毕业,十几岁,和外公、娘舅做生意,(就想)跟他们学点本事。我当初拜师不讲报酬,苏州外面社会上(的人)拜师,要送东西,(是)很有规矩的。

明轩使我受益良多

1978年(我)参加了(苏州)园林管理处的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明轩工程。我在这个项目上学到了很多技艺,包括做人。这个项目设计是以网师园殿春簃为蓝本做的,材料是传统的,工艺也是传统的。当时文化大革命以后,还没有修复古建筑的项目。这个项目苏州市政府组织(包括)环保、建工、园林(在内的)很多单位,(以及)一部分老的匠师(都有)参与。因为(是)中国第一个出口的园林,国家很重视,方方面面(都请了)比较有经验的(师傅把关)。这批老师傅要求也比较高,底子也非常好,在苏州当地的各个部门也很有名气。当时我们没有接触过园林古建,跟着一批老师傅(进行)设计、加工、制造,在这个项目上学到了很多好的手艺。(我们)在苏州生产花了八个月左右,好比柱子、门窗都是木制的,没有材料、没有设备,全都是靠人工制(做)出来。涉及工种也比较多,除了木工以外,其他工种还有假山、砖砌、油漆(等等)。木工是25个人左右,老师傅负责把关,推、刨、锯等体力活都是我们来。(所有的构件)国内基本上都做好,试装好以后,再到国外安装。

在古建修复项目中练就高超技艺

这个(明轩)项目结束以后,我参加了南京的总统府煦园修复,以及常州文笔塔的修复。常州文笔塔在抗日战争中,(被)日本人把上面的宝顶给打下来了,边上的塔檐(都掉了)。80年的时候开始修复,应该是(我们国家)比较早的修复(项目)。那个时候我担当一部分主要的木工(工作),负责外围的木结构、戗角。项目桁条(大约)二十七八公分,五六米长,(连接)都是榫卯结构,虽然比较吃力,我们两个人搞出来(了)。当时我年轻有为,比较努力,口才不错,所以(别人)都称呼我顾大师。因为做项目,在行业内有点影响的,人家会找。1988年我参加了城隍庙的维修工程,后来(还做了)浙江湖州飞英公园、乌镇历史街区改造、嘉善吴镇纪念馆,(再)后来到苏州昆山搞了不少比较传统的、有点名气的复古项目,比如昆山的昆曲发源地玉山草堂(等等)。1989年的时候,我还在苏州古典园林建筑公司工作,(正逢)当时国家(评)第一批(技师),我们古建公司是(包括我在内的)两个木工和两个瓦工(被评上了)。我是苏州(被评上的)技师中最年轻的,只有三十多岁。2008年(我被)评为市级香山帮营造技艺传承人,后又被评为省级香山帮技艺传承人。

学好传授传统营造技艺要靠“悟性”

1980年,苏州古建公司招了100个社会上的应届高中毕业生,进来拜我们(当)师傅。当时当师傅都要签合同,公司有补助,我签了两个徒弟。到(上世纪)90年代初,(我)还招了一个(徒弟),一共就三个。他们现在两个还在做木工,一个退休了。我带徒弟,刚进来的时候要看你悟性怎么样。从基础的做起,如果做得好,再(教)做门窗,看看(做的)行了,再有(下)一个过程,做一些木匠,一步一步来,木匠好了还要考试。我们古建筑很讲究,不是哪个木工,哪个徒弟都能出师。五十岁的老工人不一定做得好,年纪轻的有时候悟性(反而)比较好。操作的基本功学习好(相对简单),真正加工技术的话,很有技术含量,不是每个人都能把它做好。特别是戗角,一般的人都很难做得比较完美,只有顶尖的师傅才能做得出。


推荐匠师视频
  • 陆耀祖

  • 薛林根

  • 方惠

  • 张喜平

  • 范续全

  • 孙统义

  • 顾水根